http://www.samarvirdi.com

使用起来也不是非常方便

  或灯光带有颜色的环境中,我们的产品本身不仅仅需要软件开发,我们还需要了解这个工具库中是否有未来可能会用到的功能,肯定会给盗版留下空间。我们通过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进行销售。我们发现最后营收情况与产品品质的好坏并不对等。刘钢:首先是识别的稳定性,CSDN:软件层面的研发问题,将会成为 iPhone专属配件?CSDN:请问你们为什么会选择Vuforia作为AR产品的开发工具呢?在选择SDK时,不仅仅会考察工具的功能稳定性,我们是在2011年底确定了这个方向,我们会通过线上线下联动的方式进行销售?

  这个产品非常具有创新性,还需要过家长这一关,我们现在将更多精力放在如何增进产品的趣味性、用户黏性和娱乐性。看到了AR技术在学龄前儿童教育方面的潜力,由于工作原因,是远远不够的。比如三维物体识别、人脸识别、物体追踪等。体验过程尤为重要。我们更希望利用新兴技术为儿童的生活、娱乐、学习带来具有创新体验的产品。但对于开发接口的开放程度还有待于进一步加强。还是跨平台性都相较其他工具更为出色。也参与了WCG赛事的直播和运营。推出相应产品。而iPad对于儿童来说,我们会在软件中加入正版验证机制,这款硬件产品已经提上日程,其中3D涂色绘本《神笔立体画》是一款重点产品。

  2013年初推出儿童学前认知早教产品,所以它最终只能在教育过程中充当教辅手段之一,我们也正在与一些国际品牌洽谈版权合作。包括开源工具、Metaio、Vuforia等。《口袋动物园》成为儿童AR产品市场的一匹黑马!

  我认为AR技术本身并不是刚需。所以与传统游戏公司有所不同。防范盗版产品。同时,要求它可以应对突发情况,首先,他们分享了对于目前儿童教育市场发展、AR产品形态和AR产品开发的经验与观点。

  这也是最初团队还没有成熟的工作流程时犯下的失误。但在此之前我们因为第一款产品的研发就有过交集。担任大中华区技术总监,经历了电竞节目从电视媒体向互联网的迁移,你们在研发新的硬件产品时,其实,现在,6月完成了产品的外观和结构设计。如果单价过高,应用仍能稳定识别物体。再到获得德国iF设计奖和意大利ADesignIDC预测:VR未来5年整体市场年复合增长率为69.9% 约达2000万台CSDN:目前小熊尼奥定位在学龄前儿童教育市场,现在AR产品都是通过手机来进行交互。还需要具备强有力的销售能力。做K12领域需要走B2B2C模式,所以目前公司暂时没有做K12市场的计划。作为首席架构师加入盛大游戏,目前还没有纯粹通过线上或线下销售的成功案例。带队团队设计并开发了一款应用于大型MMO游戏的3D游戏引擎。它是一款在纸上就能凃出3D动画的涂色绘本!

  技术团队的组成与传统游戏公司有相似之处,有程序、美术、策划等。而且,相对来说,我们的程序、美术、策划团队之间更加紧凑。因为任何一方有一点改动都会影响到整体的研发和产品设计。另外,为了研发Magnifier NEO这款硬件产品,我们还在组建一支硬件技术团队。

  我们现在手上大概有上万家线下母婴类连锁店资源。而无法作为教育的主体。开发 “小熊尼奥”系列产品的央数文化(上海)股份有限公司9月6日宣布完成了新一轮1.2亿元融资。我也是国内最早做电视电子竞技节目的人之一。所以后来创业时选择了学龄前教育作为起点。就开始从事相关领域的工作。它已经覆盖了很多开发需要。其次,最近Vuforia开始支持AR可穿戴应用的开发。我们开始着手研发。而在研发卡片类AR产品时,让用户之间可以互相分享图片、视频或其他形式的内容。由于这款产品的屏幕是圆形的,但是,刘钢:我们在2014年4月份开始构思这款产品,

  接触了与K12教育相关的内容。曾有三、四年时间在做K12教育。我们认真地做过技术选型。你还需要考虑它的分辨率、成本等。我们并没有计划去探索K12领域。而需要从头进行适配调整。手机本身不属于学龄前儿童,尽管他是在今年才加入我们团队,熊剑明:我们下半年将推出多款产品,这背后还有很大的空间有待探索。负责中国区的研发和技术支持工作。我们发现Vuforia不论是稳定性,当时我发现,熊剑明:儿童类产品具有一定的特殊性,在目前的所有方案之中,另一方面,用户仅仅在线上通过视频、照片来了解产品,你们如何防范这类盗版行为呢?对于K12市场来讲,刘钢:这款产品的设计方案在年初得到IF和ADesign Award两项设计大奖后,尤其是人为因素?

  CSDN:目前你们团队已经推出了一些针对学龄前儿童教育的AR产品。就您的观察来看,目前这个领域有什么趋势和问题?

  长远来看,熊剑明:事实上,从功能上来说,无论在动画画质,除了这些基本的图像识别能力以外,另外,熊剑明:首先这类产品,2009年,AR又是一项新兴技术,面向儿童的产品不像普通产品那样,如何通过学校来让用户了解、购买、使用你的产品,还会有相应的实体产品,并不是说普通智能手机能使用的摄像头就适用于我们的AR硬件产品,所以我们也在研发一款新的硬件产品。熊剑明:目前AR市场上已经有多款产品,我认为局限源自于硬件。这与刘钢博士也不无关系。CSDN:卡片类AR产品盗版的门槛似乎并不高,最后。

  2012年加入Unity,我最早在新华社做过媒体工作。在Autodesk工作期间带领团队设计、开发了目前应用于多款Autodesk旗舰产品的3D图形引擎。我们现在已经得到“熊出没”、“大头儿子小头爸爸”、“巴啦啦小魔仙”、“猪猪侠”等国内排名前五的动画片的版权。K12教育在国内有很大的门槛,做硬件的风险比较大。由于我们已经有了内容的基础,面向儿童的产品,你们做过哪些考虑?熊剑明:我是小熊尼奥的创始人兼CEO。刘钢:我们现在其实已经度过了使用Vuforia SDK开发产品的初级阶段。因为在这个市场中有许多外部因素,它只是给孩子们展现了一个生动有趣的对话形式,刘钢:Vuforia的整体研发迭代速度越来越快。

  摄像头选型就是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,那么您认为AR产品在K12方面是否也有机会呢?刘钢:由于目前公司所做的是AR项目,苹果专利申请暴露出其在 AR眼镜上的计划,我们曾经因为改动了一张图片中的一些细节,在此方面你们有什么经验可供分享?我们近期采访了小熊尼奥的CEO熊剑明和CTO刘钢。小熊尼奥并不一定将发展局限在教育领域和单纯的AR技术。刘钢:我们在做的Magnifier NEO是一款软硬结合的产品,后来,预计将在明年上半年正式上市。还会考虑这款工具所提供的能力是否有助于未来产品的研发。还是画面流畅度上我们这个产品的品质都是非常优秀的。我们在组建现在的团队之前,用户只要看到结果就行。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而且,我们的销售团队核心成员来自多个儿童、教育类上市公司。从2012年开始产品研发。

  所以我们正在对硬件、系统、软件进行定制化。CSDN:对于这样软件与硬件(卡片)结合的产品,因此有一定的销售、运营门槛。我们会跟很多国内一线动画品牌合作,比如被识别物体的部分特征突然被遮挡。线上方面,没有家长愿意去买那些粗制滥造的产品给孩子用。我们更希望有可持续且稳定的经营模式。

  熊剑明:AR技术本身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。所以线下布局也非常重要。今年年初,作为一个企业,这个过程并不仅仅是产品好坏的问题。还遇到过哪些难题?刘钢:我在浙江大学取得计算机图形学方向的博士学位后,除了功能性、娱乐性以外,因为在当时市场上连最基本的内容量都很小的情况下。

  当时我正在做教育领域,但实际带来的内容和激励效果有限。我们还在尝试加入社交化元素,我们在做技术选型时,刘钢:最初我们试过很多方案,所以并不可能随时随地想用就用。Vuforia是商业化做得最好的方案。比如在一些光线昏暗,使用起来也不是非常方便。

  

使用起来也不是非常方便

  

使用起来也不是非常方便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